设为首页 | 加入收藏 | 网站建设 | 广告价格 | 帮助中心
点击这里给我发消息0735-2238389
您当前的位置:郴州网 > 郴州工美网 > 工美资讯 > 欧阳桂树:棕制品手艺的坚守者
2018-02-26再说工艺美术之美
2018-02-26话说工艺美术之源
2018-02-17老井2018年剪纸
2018-01-22朱满春
2017-12-21郴州市工艺美术协会举行2017年会暨工艺美术大师、玉石雕刻大...
2017-12-20欧阳绍荣作品获“神雕奖”金奖
2017-07-19群龙欢聚寓意深——罗明茂和他的木雕大龙柱
2017-06-28支绍云和他的银板画
2017-05-29谭晓玲贴布画新作
2017-05-24把“情”嵌进瓷盘里——许文娟和她的陶瓷装饰浮雕作品
欧阳桂树:棕制品手艺的坚守者
来源:郴州日报 作者:刘娟丽 文/图 发布时间:2017/12/24

欧阳桂树老人演示割棕


“孤舟蓑笠翁,独钓寒江雪”。柳宗元这一千古绝句所描写的画面呈现在无数画家的作品中,也定格在了人们的脑海里。自古以来,描写蓑衣的文学作品很多,因为蓑衣是过去人们不可或缺的生活用品,只是到了现代才慢慢退出生活的舞台。

蓑衣由长在高高的棕榈树上的棕树皮(也叫棕衣)做成,棕衣不仅可以制作蓑衣,还可以做棕绳、棕垫、扫把等生活用品。过去,民间各地都散布着做棕制品的手艺人,如今,随着社会的发展变化,很多的老手艺人放弃了自己的老行当,只有极少数人还在默默地坚守着。

祖传三代做棕制品

欧阳桂树是宜章县梅田镇(原麻田镇)麻田村人,1949年出生。他的祖父、父亲都是做棕制品的手艺人,家里除了一点田土外,主要靠做棕制品维持生计。欧阳桂树从小看着祖父、父亲做蓑衣、棕绳等,很小就成了长辈的好帮手。上学时,小桂树就经常在晚上帮着父亲搓绳子。18岁那年,郴州麻纺厂到农村招工,欧阳桂树本来被招上,可是父母不准他去工厂上班,因为他是家里的老大,要留在农村帮家里挣工分。

22岁时,父亲因病去世。临终时,父亲指着自己尚未完工的几件蓑衣,嘱咐欧阳桂树,一定要接着做完做好,好给买家一个交代。年轻的欧阳桂树没有辜负父亲的嘱托,毅然接过了父亲的活儿,承担起一家之主的重任。

“搞集体时,我白天出工,晚上就在家做,后来承包到户后,我就开始天天做蓑衣绳子了。”欧阳桂树告诉记者,从1980年到2000年,这20年间是棕制品的辉煌时期,那段时间,他的生意很好,每个闹子可以卖30副棕绳(3元一副)、两件蓑衣(5元一件),收入可达100多元。那时的麻田镇每逢三、六、九赶墟,赶墟之外的日子,他就在家加班加点地做,有时妻子也来帮忙。尽管很辛苦,但他还是干劲十足。

做棕制品是件辛苦活

做棕制品是件又累又脏的辛苦活,尤其是做棕绳程序比较复杂,需要一套专门的工具,主要有棕刀、木槌、小竹竿、棕耙、跳子、麻子、前手以及后手、板凳等。采访中,因为已是冬天,欧阳桂树暂时不做,但他还是演示了一遍做棕绳的基本程序。


做棕绳的主要工具


首先是要去割取棕衣,简称割棕。欧阳桂树种了30棵棕榈树,棕衣不够时还向其他人家买。棕榈树长得很高,要爬到树干上去割棕,很不容易。欧阳桂树带上一把专门割棕的小刀——棕刀,带着记者等人来到村外的一棵棕榈树下,演示割棕。对于那些很高的棕榈树,欧阳桂树需要带上几根木棍和几根棕绳,先站在地面,用一根棕绳把一根木棍捆绑在树干上,然后爬到木棍上,再往上捆绑木棍,再爬一级,就这样一边捆绑木棍一边往上爬,直到能割到棕衣为止。

第二步是捶棕。即把割下来的棕衣背到河边,一边洗一边用一个大木槌捶打(做蓑衣不要捶),把棕衣上的那层保护膜捶掉。“捶洗棕衣往往搞得一身都会湿透,所以我现在只在夏天才做棕绳了。”欧阳桂树说。

把捶洗好的棕衣晒干,第三步就是梳棕了。即用一个铁耙(棕耙)把棕衣梳成一条条的棕丝,去除杂物。欧阳桂树一边介绍一边梳棕,棕衣上的杂物变成灰尘顿时飞舞起来。梳棕不仅灰尘大,而且还比较危险,稍不留神就有被铁耙戳伤的风险。麻田村的副支书欧阳高庆说,以前本地还有一个做棕绳的老太太就被锋利的铁耙戳伤了手掌。庆幸的是,欧阳桂树做棕绳几十年,没有受过伤。


梳 棕


第四步是弹棕,又叫挑棕,拿两根小竹竿把棕丝挑得越蓬松越好,就像弹棉花那样。接下来就是绕棕,又叫跳棕,即是用跳子把棕丝绕成一股股的小棕绳备用,最后第六步就是出棕绳了。把后手固定在板凳的一头,把6股棕绳接到后手上,3股拧成一根,分别接到前手的两个钩子上,再摇动前手,6股棕绳就结成了牢固的两根粗棕绳了,这两根就是一副。一副棕绳长达一丈八,主要用来安在箩筐上挑粮食等,以前家家户户都少不了。


演示做棕绳的最后一步——出棕绳


坚持做棕制品到最后

做棕绳等虽然非常辛苦,但以前有市场,因此做的人并不少,仅宜章西南部的梅田、麻田、浆水三个乡镇就有10多个,如今却只剩下欧阳桂树一人在做了,也没有人愿意学了。“主要是没人要,我今年打了20副棕绳,只卖了9副。”老人说,蓑衣基本上不做了,只是偶尔还有人订做大绳。大绳即是农村办丧事用来抬棺椁的棕绳,做好一套大绳需要个把月,那个叫麻子的工具就是做大绳专用的。老人说他这一套工具大部分是其祖父留下来的,有100多年的历史了。

“如今虽然很少有人买了,但我还是要坚持做下去,直到我老得做不动了为止。”欧阳桂树老人说,他做了一辈子,已经对这些工具有感情了。

“我们村委会准备把这套制作棕绳等物品的老手艺向县里申报非物质文化遗产,把欧阳桂树申报为传承人。”欧阳高庆告诉记者,希望这样的老手艺不要失传。